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1|回复: 0

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纳兰明慧Vs金庸武侠小说中的赵敏

[复制链接]

214

主题

215

帖子

21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12Rank: 12

UID
310
精华
0
金币
28
贡献
0
银币
738
在线时间
66 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2-16
发表于 2019-8-20 11: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同是贵族小姐,纳兰明慧没能为爱抛弃家国立场,相比之下,赵敏却做到了,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呢?


【纳兰明慧】
出处:塞外奇侠传、七剑下天山
作者:梁羽生
身份:纳兰秀吉独女,后成为鄂亲王妃
称号:满洲第一美人、纳兰小姐、鄂亲王妃
父亲:清廷伊犁将军纳兰秀吉(奉旨带领清兵入侵回疆,执掌兵马大权)
恋人:杨云骢(天山派北支宗师晦明禅师的大弟子,有名的天山剑侠,帮助哈萨克人抵抗清军)
情敌:飞红巾





通过基本比较可知,这两个角色在背景方面、以及所面临的情境还是存在不少相似之处的,但她们内心的观念、作出的选择、收场的结局却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呢?如果再上升一下视角,这样的不同又反映出梁羽生和金庸在对女性角色的塑造上存在着怎样的差别呢?





以前总是见到有人拿厉胜男和赵敏作比较,其实楼主觉得纳兰明慧和赵敏是不是同样也可以进行一下比较呢?



众所周知,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的结局,张无忌将教主之位让与杨逍,自己携赵敏隐退了。




读者们比较公认的是,赵敏是为了爱情放弃了事业,只愿一辈子有张郎为己画眉。




那么,张无忌放弃明教事业,不与朱元璋争夺皇位,是不是为了跟赵敏之间的爱情呢?




楼主认为,不是。





我们不妨作这样的一个假设:假如没有对方,赵敏和张无忌还会继续坚持自己的事业不放弃吗?





在遇到张无忌之前,赵敏的事业便是朝廷、家族赋予的使命,替蒙元扫荡中原武林,打击江湖势力。




爱上张无忌后,赵敏背叛了朝廷,背叛了家族,反过来帮助明教设计对付自己的父兄。




试想,假如没有张教主的出现,赵敏还会不会放弃扫荡中原武林呢?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所以,赵敏放弃蒙元事业,主要原因是出于跟张无忌的爱情。



赵敏是为了爱情放弃事业,死心塌地的跟随张无忌
但张无忌放弃事业,并非出于和赵敏之间的爱情,张无忌并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
更进一步来说
赵敏放弃蒙元事业,不惜与父兄决裂,一心追求和张无忌之间的爱情
不管张无忌是继续坚持明教事业,还是选择归隐避世
她都会陪张无忌一起,在他身边支持他
也就是说,即使张无忌真的去和朱元璋争天下
赵敏也一定会帮助张无忌对付朱元璋,而不是劝他带着自己去隐居
事实上,当张无忌听到朱元璋、常遇春、徐达的谈话时
赵敏还中着朱元璋的迷药并未清醒
张无忌听完三人谈话,心灰意懒之下
带着昏迷未醒的赵敏悄然离开濠州城,便写信将教主之位让与杨逍
这件事情是张无忌自己的决定,过程中赵敏可没劝他这样做,所以这不是赵敏的主意
张无忌作出这一决定,是他自身性格使然

有人认为,赵敏这种勇气和精神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因此对她十分欣赏佩服。
于国,她是背叛者;于家,她是白眼狼;于爱情,她是附庸品。
这样的角色在一定程度上虽然符合了消费市场的某种YY需求,但其具有严重的封建束缚、物化女性的色彩,事实上是直男癌心理的期望产物。
关于赵敏先暂时先说这么多,改天接着写对纳兰明慧的分析
杨云骢和纳兰明慧相识的大环境是战争,那就先来说说他们两人对于这场战争的认识和态度吧。






先贴两段小说原文:


明慧点了点头,把话头绕开去道:“你看这里真是沙漠中的绿洲,这样好的风景!”
杨云骢叹口气道:“这地方这种寂静安详的气氛,真像世外桃源一样,要是没有兵戈多好!”
明慧道:“你又在发什么感慨了?你不愿意有战火兵戈,为什么佩着宝剑,还练了那么一身武艺?”
杨云骢道:“假如没有战火带到新疆,我们也不会拿刀弄剑!”
明慧小姐美目流盼,盯着杨云聪道:“你是哈萨克族还是维吾尔族?我看你好像是军中的?”
杨云骢面色忽变,问道:“假如我是你的敌人,你后悔救了我吗?”
明慧笑道:“我和你一样,也不愿意打仗,你可能是我们一族的敌人,但不会是我的敌人!”


------《塞外奇侠传》第三回 仇人的女儿


纳兰明慧感到异样的悲哀,她低声道:“你听我说,我厌恶战争,你也厌恶战争,你对我这样说过的,是吗?但是我和你厌恶战争,战争却偏偏把我们卷进去了,如果有命运的活,这样我们就是一个命定的恶运。我不认识飞红巾,但自从我来到这儿,我就常听人提起她的名字。是的,你说的不错,我的父亲,我的族人,都把她说成女魔,杀人如割草的恶魔,我对她也感到害怕的,可是我也并不全信我父亲的话,我知道我们打进来时,也杀了不少的人,这是战争嘛,我们杀他们,他们杀我们,我们把飞红巾称为女魔头,焉知他们不将我的父亲称为魔头。”
……
杨云骢松了口气,是的,纳兰明慧是恨飞红巾的,可是这种恨的性质比他所害怕的要轻得多,轻得多!她的恨跟她父亲的恨是完全不同的!她的说话里也有糊涂的地方,她把战争中的双方同一看待,“这是战争嘛,我们杀他们,他们杀我们!”好像这里面没有是非黑白。这样是不对的,不对的,杨云骢在心里头重重的说道:“不对的!”杨云骢有许多话想对她说,想教她怎样分辨是非,可是他知道些道理不是她一下子能听得进去的。另一方面,他觉得在满洲人中,有这样的一个女子,已经是一个奇异,他感到,他和她之间,心灵上也有互通的地方,这是一种奇异的感情,和仇人的女儿,在心灵上互相感应。


------《塞外奇侠传》第十四回 草原心盟






首先,从宏观角度来讲,纳兰明慧和杨云骢都是不喜欢有战争的。


但我们也可以看出,他们两人对战争的认识和态度并不是完全相同的。


纳兰明慧对于这场战争的认识比较懵懂,她觉得战争就是我们杀他们、他们杀我们,这场战争在她眼中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谁是谁非,因此,她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也是比较消极的,她认为被卷入其中是命定的恶运,她感到无奈与害怕。不过她也有一点好的地方,就是懂得换位思考,听到自己的族人说飞红巾是女魔头,纳兰明慧会思考在哈萨克牧民眼中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也被称为魔头。


另一边,杨云骢对这场战争是有着比较明确的认识的。他指出是清廷派出的侵略者将战火带到了新疆,草原上的牧民们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才拿起刀剑奋勇抵抗。发动侵略的清廷是非正义的一方,被迫反抗的牧民是正义的一方。在杨云骢眼中,这场战争的是非、黑白是非常分明的。因此,即使他是汉人,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也是一定要帮助正义的哈萨克牧民来与非正义的满清侵略者坚决斗争到底,不将敌人赶走誓不罢休。




纳兰明慧的处理方法前后是发生了两次变化的,转折点分别是多铎说亲和生下宝珠。



起初纳兰明慧只是想把杨云骢藏在自己的身旁,有了奶妈的掩护,再加上杨云骢一等一的身手,应该不会被自己的父亲纳兰将军发现。可以说,这个阶段纳兰明慧没想过那么多,或者不愿去想那么多,她只是天真的活在二人世界里。在这段感情中,她有点儿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而没有真正去体谅杨云骢的心情和想法。



多铎说亲之后,纳兰明慧开始去想这个问题了。她意识到把杨云骢藏在自己身边这件事只能是暂时的,因为整个将军府,除了奶妈说的三间屋子外,到处都是要杀杨云骢的人,她原来的做法其实是把杨云骢置身于重重危险之中,就像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可怕的后果。但是,纳兰明慧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跟着杨云骢一块拿起刀枪对抗自己的双亲和族人,她做不出这么可怕的事来。她很矛盾,她爱杨云骢,她也爱她的父母,不管是哪一边,她都不愿牺牲。纳兰明慧一连数天未和杨云骢见面,可见在这个问题上她是十分为难的。


简单整理一下纳兰明慧的思路,大致就是:


若要和杨云骢在一起,要么继续让他藏在将军府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摸摸相见,要么跟他私奔从此与双亲和族人划清界限。


这两种方案,前者令杨云骢时时刻刻处境凶险,一朝败露,就有性命之危,后者使自己与亲族变成仇人,他日万一兵戎相见,自己那时又当如何自处。


两条路都行不通,又想不出第三条路,那么,就只有和杨云骢分手了。


所以,此时纳兰明慧的处理方法是长痛不如短痛。





再后来,宝珠降生,纳兰明慧写信给杨云骢,希望他偷偷来伊犁见一见女儿。结果临到了却发现将军府里多了天蒙禅师等十八名天龙派高手,专为对付杨云骢而来。纳兰明慧担心杨云骢的安危,不愿他被敌人发现,所以见面之后便催促他快走,并说以后还可见面。此时,纳兰明慧的处理方法是希望杨云骢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可以过来看看她和女儿,毕竟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杨云骢是孩子的父亲。这里纳兰明慧的心理仍然是矛盾的,一方面她渴望让杨云骢冒险来看望她们母女,一方面又怕杨云骢涉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另一边,杨云骢提出的处理方法是带纳兰明慧走,两人一起私奔,流浪草原,漂泊江湖。

起初杨云骢想过要“改造”纳兰明慧的想法,希望可以在她心里点燃一颗革命的火种,可后来杨云骢觉得在满清人中能有这样一位贵族小姐已是很不容易了,这事得慢慢来,所以,杨云骢并没有当着纳兰明慧的面杀死她的父亲纳兰秀吉将军,而是主动退了一步,提出让纳兰明慧和自己私奔,草原广大总会有一个容身之处。

按照杨云骢的想法,自己带着纳兰明慧离开满清贵族,换一个环境,让她更多地接触到草原上的牧民们,接触到飞红巾这样的人,如此一定可以感染到纳兰明慧,逐渐改变她对这场战争的认识,以及对抗清事业的认识。



事实上,杨云骢高估了爱情在纳兰明慧心目中的地位。纳兰明慧并不是那种可以为了爱情抛弃一切的女人,在她眼中,心上情郎的分量在父母双亲面前并没有绝对的优势。纳兰明慧不会像赵敏一样凡事都围着情郎团团转,更不会为了情郎去反过来与自己的亲族为敌。纳兰明慧这个女性角色有自己的想法,尽管这想法可能幼稚、可能自私、可能并不成熟,但她作出的决定却是没有局限于男性角色的价值观和人生准则。


在纳兰明慧的观念中,一直都认为战争双方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从立场上讲,杨云骢和父亲是对立且对等的,不存在是非高下之分。纳兰明慧作出的决定,主要因素也并非高大上的所谓道德正义,而就是爱情与亲情的艰难抉择。


书中原文写到,在得知纳兰明慧生下一个女儿之后,杨云骢想把她们母女都给带走,他不愿意自己的女儿生长在一个满清将军的家庭里。

书中原文还写到,在得知纳兰明慧还是不愿私奔后,杨云骢甚至想将孩子夺走,但又想到婴儿还未断奶,离不开母亲的哺乳,于是暂时忍住了。

也就是说,早在第一次见到女儿的时候,杨云骢就已经决定,倘若纳兰明慧不跟自己私奔的话,他就要强行夺走这个孩子了。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一直憋到纳兰明慧杭州大婚前夕才付诸实践。


再多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杨云骢对纳兰明慧的态度和要求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道义呢?
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纳兰明慧Vs金庸武侠小说中的赵敏-1.jpg

杨云骢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抗清英雄、塞外奇侠,为人极重信义,一旦承诺,言出必践。既然他对纳兰明慧许下了爱情的诺言,就不允许自己再辜负于她。即使许诺之时他还来不及仔细分析自己的感情,即使飞红巾在他心头也占据了一角,但两人未曾确定恋人关系,彼此不存在恋人间的责任,于是杨云骢只能选择伤害飞红巾的感情。

杨云骢说自己欢喜纳兰明慧,最主要是为了给她活下去的希望。杨云骢与纳兰明慧定情,最主要是因为他对她许下了爱情的诺言。“挽救生命”与“践行诺言”才是杨云骢做这些的最主要出发点,比起爱情的流露,这更是道德正义的体现。

更何况杨云骢本来就不是那种爱情大过天的痴情种子,彻底赶走侵略者、草原上不再有战争、牧民们可以安居乐业,这才是他人生的最高理想。



话说回来,杨云骢与纳兰明慧在一起时,时常对她存有猜忌和不信任,动辄怀疑她是贪恋满清贵族的荣华富贵才不肯和自己私奔,而这与他如何对待飞红巾恰恰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杨云骢曾不止一次地表现出对飞红巾无条件的信任,有些时候甚至于有点敬若神明般的信仰。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杨云骢对她们两人的信任感如此不同呢?


杨云骢从来都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他人生的最高理想是革命事业,而非“赵敏式”的至上爱情

所以他才会自见飞红巾第一面后就把她当成自己最亲密的人,并认为这份感情应该远在他与纳兰明慧的私情之上

所以他才会对自己与飞红巾之间革命战友般的感情充分信任,而对不积极投身革命的纳兰明慧各种猜忌

所以他才会想用革命指导思想来改造纳兰明慧,使她也成为革命事业的一分子

对杨云骢来说,革命事业始终高于爱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