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33|回复: 0

[还珠楼主] 还珠楼主武侠小说《岳飞传》武侠小说下载

[复制链接]

131

主题

132

帖子

132

积分

江湖少侠

Rank: 9

UID
308
精华
0
金币
6
贡献
0
银币
617
在线时间
5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2-16
发表于 2018-12-5 14: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珠楼主武侠小说《岳飞传》.jpg


还珠楼主武侠小说《岳飞传》目录
第一回 立雪听书声 只有英雄能耐苦 张弓穿雁羽 要将绝技授传人
第二回 劲敌当前 只有小心操胜算 忧危虑远 密联豪士备时艰
第三回 民怒已如焚 犹溺狂欢 不知死所 敌强何可媚 自招凌侮 更启戎心
第四回 应变识先机 午夜仍为一恶狙 关心惟后起 弥留犹问九连枪
第五回 人已云亡 孤军长眠悲宿草 世方多难 哀鸣四野痛灾黎第六回 老眼实无花 能识英雄于未遇 长才容小试 从知事业在将来
第七回 抵足谈心 徐庆单骑传密信 防边御寇 岳飞初次入行间
第八回 播迁凭社鼠 相州开府起孱王 制胜是奇兵 贼寨攻坚擒巨盗
第九回 不能战而贪 以迅败亡 遗羞千载 为求和致死 其存气节 终逊完人
第一○回 百官被掳 二帝蒙尘 旧日繁华成梦逝 逐北追奔 冰河夜战 漫天风雪建奇功
第一一回 一将最难求 有意怜才全国士 深仇须紧记 含悲刺字勉佳儿
第一二回 虎帐淡兵 对敌当知尺土重 偏师陷阵 重来还使一军惊
第一三回 慑以前锋 八百精骑平丑虏 计然后战 沿江灯火震兀木
第一四回 桴鼓战金山 女将威风歼敌寇 分兵屯牛首 岳飞勇略定江淮
第一五回 卖国阴谋 秦桧间关联赵构 奋身破敌 岳云匹马斩京超
第一六回 大势论当前 请此日定策兴师 营田汉水悲歌言壮志 问何时长车雪耻 痛饮黄
第十七回 媚外图偏安 更何知君父羁囚 黎民涂炭攻心除隐害 决不许河山破碎 逆贼猖
第一八回 急诏促回军 大憝当前 万民茹怒 分耕为再举 轻骑断后 全师乃还
第一九回 亲自坏长城 昏主内奸 孰为祸首 疾风知劲草 皇天后土 实鉴此心
第二十回 三字铸奇冤 剩水残山 空悲夕日 千秋留正气 英风亮节 深入人心


还珠楼主武侠小说《岳飞传》简介

岳飞连声称谢,先在相隔十步之外,双手持枪齐眉,微微一举,往横里走动了两步。
  再兴见他目不转睛,望着自己,迟不进攻,神情又不像是十分紧张,连催动手,均答“不敢”。侧顾周侗正和正华指点岳飞说笑,似在称赞,全不理会自己,心中又添了两分不快,见岳飞右手紧握枪把,左手虚拢着枪杆,枪尖微微下垂,望着自己,往来走动,好像不敢出手神气。
  再兴暗忖:“这小孩虽不会是我的对手,看他脚底这样轻快,身法竟比王贵、徐庆还稳,莫怪周世叔看重,我先逗他一逗试试。”笑说,“兄弟这样谦虚,愚兄只得占先了。”说罢,连上两步,一个“凤凰三点头”,化为“长蛇出洞”的解数,朝岳飞一枪当胸刺去。
  再兴这一枪,本是虚实兼用的招式,先还打算手下留情,虚点一下,然后看事行事,等比过一阵再行施展,稍微占点上风就停。不料事情出人意外,见枪尖离岳飞左肩不过三四尺光景,转眼就非刺中不可;本心不愿伤他,还未来得及把势子收住。就这心念微微一动,瞬息之间,猛瞥见岳飞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突闪精光,仿佛具有一种威力,自己连人带枪,已在人家目光笼罩之下。
  再兴想起周侗平日所说,忙想收势,一团箩圈大的枪花已迎面飞来!刚暗道一声“不好”,手中一震,啪的一声,手中枪已被岳飞的枪绞碎了二尺来长一段,虎口震得生疼!随听周侗笑说:“这还不算,你们两个重新再比。老二快给他们换枪!”周义忙取了两枝枪,分给岳、杨二人。
  岳飞先未留意,正觉着原枪长短称手,经周义一指,才知再兴的枪虽被绞碎,自己手中枪尽头处也快折断。忙将新枪接过,悄问:“我没想到把枪绞断,杨大哥会怪我么?”周义笑答:“焉有此理?”周侗已把再兴喊到面前说:“你二人力量差不多,枪法还是你的熟练。不过岳飞应战沉着,目光敏锐。你被他全神照住,又不该轻看人家年幼,才吃了亏。这回再比,你却不能大意呢。”
  再兴连声应诺。见岳飞红着张脸,有些不好意思神气,忙说:“我们兄弟时常比试,谁胜谁败,都没关系。我没想到你的手劲会那么大。这回再比,恐怕我还是要输呢。”
  岳飞忙答:“小弟如何能比大哥?”话未说完,再兴已纵向对面,横枪相待,连说了两个“请”字;微闻周侗叹了口气,也未理会。因再兴又在喊“请”,刚把手一拱,再兴已举枪刺来,只得一举手中枪,迎上前去。
  这两人一个是家传本领,人又好胜,先前一念轻敌,吃了一点亏,觉着丢人,一心想要挽回颜面;一个是聪明刻苦、肯下工夫,只管无师之学,一招一式都从平日细心体会苦练而来,又认定不是再兴对手,步步留心,枪无虚发,因此占了便宜。
  二次上场,再兴先还在自信心盛;后见岳飞虽是守多攻少,但是变化无数,应付自如;所学明是周侗传授,偏又多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解数,上下进退,使人莫测。微一疏忽,便非败不可;心里一紧,便把全身本领尽量施展。二人打了一个难解难分,连周侗也在旁夸起好来。
  双方打到了半个多时辰。再兴见岳飞越来越勇,自己用尽心力,想占一点上风,竟办不到。一时情急,虚晃一枪,倏地回身,双足一点,往斜刺里飞纵出去。本意这回马枪是家传杀手,敌人只一近身,便非吃大亏不可。哪知人刚纵起,便听脑后风生!斜阳返照中,一条人影已跟着纵将过来,刚暗道一个“好”字,待要回枪刺去,说时迟,那时快!再兴刚将手中枪连身侧转,岳飞的枪业已到了身后,枪头往下一盖,哒的一声,再兴枪头首先着地。如是真正临敌,敌人就势再来一枪,便非受伤不可。
  再兴情知胜败已分,只得红着一张脸,笑说:“我真输了。”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