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其实本人大司马就看过两本《倚刀春梦》是其中之一,谈个人对他的评价

2019-8-12 08:49|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50| 评论: 0 |原作者: 惹伯埂

简介:不发出来,某些梁迷会以为我是杠精。这篇文章除了投稿参加了华文武侠和回味群征文,不才拿了个头奖,被华文君发在了公众号上以外,并没有发在各大武侠类贴吧,特别是大司马吧里,原因当然是因为有些词被和谐了实在不 ...
不发出来,某些梁迷会以为我是杠精。
这篇文章除了投稿参加了华文武侠和回味群征文,不才拿了个头奖,被华文君发在了公众号上以外,并没有发在各大武侠类贴吧,特别是大司马吧里,原因当然是因为有些词被和谐了实在不方便发。
其实本人大司马就看过两本,《倚刀春梦》是其中之一,也是老乖子说重口味推荐我去看的,但是看完觉得不应该把此书作为“重口味”推广,它另有特色,这也是本篇评论成文的初衷。所以我跟某位老前辈杠真的只是因为我就对大司马的这本书比较熟悉,他拿着男权心态看书还要质疑作者写作动机不纯,呵呵。(顺说大司马那么多书,他就只在梁吧发这本的书评,冠以“重口味”夺人眼球,自己什么心态呢?)


其实本人大司马就看过两本《倚刀春梦》是其中之一,谈个人对他的评价-1.jpg
第一层次的发现:倚刀写梦

先行要讲的,便是这位叫艾可的书主,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

能力超群,几无弱点。

材貌双全。此处的“材”指身材。原文就不贴了,未免太过奔放。仅凭她自己说“真不错”三字的形容只是勉强,便可想见这是怎样一个亭亭傲世的女子。

文武精通。十二岁时阅遍经史子集,记下三百年内各派武功。更何况达成这些,仅耗她三载华年。

星光灿烂风儿轻,最是寂寞高手心。

拥有着远超同龄人心智的这块璞玉,被长江镖局的创办人、一代武林强人“铁胆神刀”徐龙飞见识了、抓住了、打磨了。一颗新星,即将在后者退隐多年后的江湖上冉冉升起。

微风乍起,吹皱搅扰着看似平静实则波澜诡谲的时局。她携一柄夜鸣刀入世,代表徐龙飞前来探查镖局没落的原因。

自义救飞贼齐人始,她色杀“狼公子”杜水南,险胜杜水南之父、江南第一快剑杜归山,在除川南孟氏双恶和鲁东绝刃三霸一战中推理出镖局内部存奸,在入主镖局后又与局里其他几位掌事人唇舌相斗,最后计钓内奸方少眉、力拼第一恶棍官同,这一路下来,虽也曾屡涉困境,却堪称无往不利。

她的优秀,超越了对某几个人的独立影响,具有香香公主那般“散尽阵前千军志”的群体效应。开篇不久便有齐人自贬凡胎、奉她为猜不透的仙子,书至后半又有修习独阳功、本该断情绝爱的徐慕龙对她思慕,在结尾处还拉来了少林寺无碍尊者半开玩笑地感叹:“我几乎要忍不住爱上你了!”能令飞贼不敢亵渎、绝情之人动心、得道高僧示爱,艾可姑娘的魅力真真了得!

纵观各大名家武侠,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强人不在少数。惜艾可既不是邪透天际、心狠手辣的反派魔头、腹黑妖女,亦非正气凛然、望而生敬的高冷仙子、纯真圣女。她的行事风格,介于正邪之间,这样的男主角倒不鲜见,但女主角可真是凤毛麟角。你看,这般集众多易于男性读者代入的开挂特征于一身、却偏偏是位女子的书主,能不让我这个女性读者YY一番吗?

当然,在此需要强调一点:这类人物往往谈不上真实可感,塑造也难言立体成功。不过拿来给我YY,还是绰绰有余的啦。

值得注意的是,当往事纷至沓来,真相逐渐大白,读者会发现艾可和徐龙飞之间的关系,不仅是表面上的师徒。他们实是父女。

这也许就能够解释她仿佛开挂男主的原因了。

这是一种手法,金庸在早期创作中用过两次。其实书名写得很清楚:艾可倚仗徐龙飞之刀,行走江湖做了一场梦。明写艾可,暗写徐龙飞。书中多次提及二人的关系,暗示了这一构思的合理性:早在谜底未揭晓前,就已借艾爷爷之口道出了他们的相似性,那时我们还以为二者是夏雪宜袁承志隔代师徒的升级版。等到后文徐龙飞回忆浮现、王小怡母女相认,我们才恍然大悟,这原来是胡斐胡一刀骨肉至亲的翻版啊。

夜鸣刀是个重要线索。艾可使用它,是对徐龙飞武功的展示,书中强调徐爷爷比她厉害百倍,更是对徐龙飞武功之高的衬托。艾可保护它,是对徐龙飞其人的崇拜,与官同大战至最后一刻,她为能护得刀不离手而欣慰,可见此刀在她心目中,是徐龙飞的象征,是荣耀和力量的符号。

徐龙飞有着强存在感。除艾可作为被他灵魂附体的人物外,无论是王小怡的仰慕、无碍尊者的惊佩,还是恶棍官同的报复、一众反派的忌惮,都不难使读者想见昔日他在江湖上的神威。不过大司马先生在通过其他人物侧面写徐龙飞时存在一些问题,至少在我看来,开篇突如其来的一大段徐龙飞与柳媚的回忆、创办镖局的发家史相当跳跃,从艾可与齐人在南京的城墙上作别、到在去南京的船上与杜水南狭路相逢,这整整一章半的反射弧有点太长了吧,原谅笔者记忆力有限,前看后忘好无解。到了后文故事铺开后,情节的起伏带来回忆插补叙的混乱感,人物的增加导致视角常转换的不自然,更是漏洞频出了呢。

探究至此,小结第一层次:倚刀写梦。在徐龙飞对艾可的影响下,诞生了男主特质的女主角,让我YY代入
第二层次的寻找:梦

对前文的“女强人”概念做个补充注解,这里的“强”形容的是其自身素质过硬。

然而众所周知,武侠世界里的不少女强人,在面对爱情时,设定崩塌。强似翠羽黄衫,一缕情丝系于陈家洛身上难解;强似邀月怜星,设双骄局只因对江枫爱恨难明;强似白发魔女,放不下过往与卓一航破镜难圆。堪不破情之一字的女强人们,常令我叹惋唏嘘。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艾可是如何与男子相处的。爱情虽不是这部小说的重点,但优秀的艾姑娘还是给读者发了三块糖之多。

开篇一发一夕邂逅激情糖。与飞贼齐人在夜幕中的城墙上偶遇,一场大胆的动作戏,完美诠释了两句诗;相逢何必曾相识,今朝有酒今朝醉。她知道被调戏并不好,但更怕被对方瞧不上。女孩子的心理是如此的微妙,欲拒还迎、以退为进,都是她们惯用的招儿。

中段一发欢喜冤家趣情糖。与名捕卫远在杭州城相遇后便倾心,一个傲娇女汉子,碰上腹黑萌大叔,他们的对手戏总能擦出耀眼的火星。古龙曾说“爱情如星,迷恋如火”。艾可对卫远的感情是热烈而直接的,但并不会灼伤人。她说他狡猾可恨,她故意表白徐慕龙让他吃醋,她计较裸体被他看到不划算,其实作为旁观者的我们都懂:打是亲、骂是爱,恋爱中人说反话,见怪不怪。

后期一发兄妹虐恋苦情糖。与大少爷徐慕龙在查案时相识相惜,虽然她的表白别有用心,但也给了他力量与肯定。当徐慕龙猜出家族身份的隐秘时,她不吝惜的一吻脸颊,他无望中的一搂纤腰,镜头特写了这对新知兄妹的相拥而泣,我们明白他们之间的感情跨越了男女。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由此可见,这个女强人面对爱情是相当洒脱的。通常在一女多男模式下,女性会因选择困难而纠结,诚然于承珠和柳清瑶的心理描写相当真实细腻,可要让我代入恐怕不太现实。艾可却是一番真性情、不矫情,她身上有傲娇的酸,有温柔的甜,有奔放的辣,颇为可观。梁公写女性心理是在做牛排,庖丁解牛寸寸剖析,但我的胃口恰好偏向于司马先生这一顿丰盛的烧烤,有了调料,便不去管肉是什么了。

我明白多元的性格集于一人之身,其真实性必然经不起细究,奈何她偏偏能讨我欢心,争得共鸣,使同为女汉子的我心向往之,YY不已。我想,这般兼具如火热情和似水柔情的女孩,应也堪称许多男子的“梦”吧。

事实上,除了通过写艾可与男性的交往活动,大司马先生在书中还有部分细节描写,直接体现其女性特质。尤其当这些以第一人称叙述出来时,更显得生动活泼。

问:姑娘家如何在饭量大常人一倍的情况下优雅地进餐?艾可的做法是:摆上两副碗筷,装作等人。

问:大小姐怎么在没有侍婢仆妇的情况下取得烫水洗澡?艾可的对策是:亲自提热水桶,穿廊过院。

徐慕龙恼她不用丫鬟,显得镖局对客人怠慢,她柔声宽慰:原来女汉子偶尔反常的温柔也能戳中萌点。

与官同战至生死关头,她嫌自己被踢落地的姿势不够美妙:看来毕竟还是时刻在意着个人形象的女神。

不得不说,武侠中不乏骄傲活泼的大小姐,却多与刁蛮任性挂钩,可曾见过艾可这样接地气的?她的灵动俏皮又神似某些邻家女,但她分明是个女强人,然可曾见过艾可这般小女生的?

大司马先生集武侠中各类型女子的优点,拼贴出了这个堪称矛盾综合体的人物,我虽不认同这种人现实存在的可能,却也必须不情愿地坦白,她的这些特点,毕竟是我所向往的。

探究至此,小结第二层次:梦。艾可有着独立于徐龙飞之外、女性的一面。她就是她,不是谁的化身,而这般清新脱俗的女子,让我YY代入。
第三层次的挖掘:以梦为刀

若第一人称女性视角,只为了凸显一位女强人的女性特征,未免有些大材小用。可以说大司马先生这么写,是对横行霸道于武侠世界的男权至上主义,提出的一种质疑和挑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宣扬了女权。这是其他曾以第三人称写女性视角武侠的名家,难有的尝试和突破之处。

他几乎完全把自己置于一位有自主意识的女性身份中。他维护男女平等,对男权主义的言论和人群,直白地流露出敏感与不屑。

我相信开头出场的那个有着古怪名字的飞贼给读者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相信大司马先生给他取这么一个名字是暗含深意的。艾可追问齐人想不想要“齐人之福”,紧接着便解释一句“大概女人天生就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吧”。不管擅写情欲的大司马本人作风如何、是否想要齐人之福,至少在此处他是不认同一夫多妻制的,也是深谙女性心理的。

这段情节后不久,艾可碰上了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劲敌杜归山。诚然这把“江南第一快剑”,快得令艾可捉襟见肘频遇险情,但他万万不该犯下“站错队”的致命错误:推崇徐龙飞本尊,却歧视艾可的女儿身,认为夜鸣刀在她手上,使他无法领教昔日徐龙飞的风采。站在了与作者立场相悖的阵营里,这样的男权主义者注定只能落得反派的悲剧下场,大司马先生寥寥几笔,让卫远发出暗器,为艾可争取到了反败为胜的百分之一秒,于是杜归山不屑小女子的失望遗憾,化为了连艾可都比不过毋论徐龙飞的自取其辱。

再来看看艾姑娘与大反派官同的较量,后者同样歧视女性,并说了一句武侠书迷们不太陌生的话:“我平生有一个信条,那就是宁可相信一个骗子,也不可相信一个女人。”此话既出自大反派口中,作者的态度显而易见。此刻的你若想起殷素素的临终叮嘱,想起古龙笔下的相似情节,感觉是否会有些异样?

更为讽刺的是,官同被围困后想寻隙溜走,故意大赞艾可,假装交底示弱,却被艾可识破其话中的诡计。这一细节透露出艾姑娘的机智自不必多提,还在前后对比中,让明眼人暗笑道:这说女人骗人的男人,分明是他更会骗人嘛。

一番梳理下来,可以发现艾可这一如梦般的人物,已不仅仅是故事主角这般简单了。她被大司马先生赋予了些许象征意义,通过她在男性遍布的江湖中闯荡立足,剖析和挖掘着与女权相关的深刻内容。这个“梦”已逐渐化为一把“刀”,尖锐地指出某些在武侠小说中早已深入人心的观念的错误,并力求勾划出一片男女平等的武侠新世界。这对于小女子而言,不啻是一个大福利,读之满纸霸气,读罢通体解气,迫不及待地,就想YY啦。

未鄙薄女性在武林中的地位已属难得,然大司马先生在这方面带给我的惊喜还不止于此。他甚至在本书中推崇了女子混迹江湖时,相较男子所独有的一些优势。

女性易被低估,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女性,而轻敌常常是致命的。此话由艾可的独白道出,是对刻板印象的一次洗刷,也在男权者耳边鸣示着警钟。

女性不拘于英雄气行事,对大丈夫行径统统免疫,对敌招数也更灵活多样。面对杜水南这类恶人,她不用避忌风度切磋、公平决斗的英雄原则,痛快除奸,大快人心。面对官同突然平躺而使刀下劈落空的恶棍招数,她的应对策略也相当流氓,以靴侧暗藏的剑刃,割下了他踢来的脚。

女性发挥自身魅力,可施展特别的手段。比如以暧昧一笑回避方少眉对于夜鸣刀归属的试探性提问,比如以“天人夺志”色诱杜水南交代了他恶贯满盈一生的罪行。不过笔者在此深深质疑以第一人称写色诱的科学性,读者不论男女都难以代入,颇为尴尬,况且黄暴内容本就是无可辩驳的糟粕文字。

探究至此,小结第三层次:以梦为刀。艾可身上闪现女权的光辉,照亮一方男女平等的江湖,让我YY代入。
第四层次的思考:刀

以上,都YY到性别问题的高度了,还有什么可继续YY的?

对此我想说,独女女不如众女女,大家“女子”才是真的“女子”。

在对于女性问题的思考上,大司马先生并未局限于女主角艾可一人。他还塑造了两位风情万种的媚娘熟女,为本书所呈现出的、独具性别意识的武侠世界里的女性形象,更添几分魅力。

柳媚,存在于徐龙飞回忆里的女人。她本是徐龙飞的好兄弟张哲侯的妻子,但面对夫妻难谐的残酷现实,她挑战着传统的道德伦常。出浴时的刻意勾引,绝不是一时的冲动,短暂的热烈沉沦过后,她不悔这片刻的惊世骇俗,因为她心底里深知,如果没有徐龙飞,那她这一辈子,也许都不曾真正活过。红颜命薄缔传说,飞蛾扑火谱壮阔,向死而活的丽人,凄艳动人地绽放。

王小怡,徐龙飞曾经的儿媳、后来的情人,徐慕龙与艾可的母亲。作为徐龙飞朋友的女儿,自小对“大爹”崇拜得紧,奈何情路走得异常坎坷。不过佳人毕竟是佳人,纵然被前路的荆棘刺破了双腿,也要从滴下的鲜血里开出花来。她嫁给徐龙飞之子徐东风,忍受着对方的龙阳之癖,只为能接近心中的英雄。尽管恪守着公媳间的礼数,仍会给徐龙飞带来压力,也总让徐东风心存芥蒂。与徐龙飞私通怀孕后,后者为保名声和孩子,忍痛让儿子休妻,女儿也被送往艾家。得不到名分的她,此时又再次悲剧,落入第一恶棍官同之手,饱受囚禁之苦,惨遭凌辱与折磨,但她尚能在虚与委蛇间制造机会,激化官同与徐龙飞的矛盾,促使镖局案发,众人前来相救。当母子相见,原委终道出,慕龙认同了自己的名字,便是包容了母亲的选择,如此含泪带笑的结局,当是作者对她这番痴情的肯定了。

不过以上这些追求真爱不惜乱伦的个案,实在已经超出了笔者YY的范畴,我单纯地佩服她们的胆气,也仅限于仰望和膜拜。事实上,艾可携着徐龙飞的这把夜鸣刀,挑开尘封的岁月里红颜的悲欢,也划破天际开创一个包容的时代,而刀光照亮夜幕,这个世界中的其他亦被披露。大司马此书所涉及的性别问题,不单单是男女平权,还有同性话题,也是相当大胆的。

同性之风,其实自古以来就相当普及,文有红楼里的宝玉秦钟,史有帝王宫中养的男宠。不过多数武侠作家对于这个问题,还是谨慎地持以回避的态度,而本书中却直截了当地提到徐龙飞找男子发泄之举,以及官同与徐东风的攻受关系,可以说大司马先生在这方面的意识是相当进步的。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表现手法过于直接,读起来还是不太舒服的,这就需要观者阅读时擦亮双眼、用心取舍了。

探究至此,小结第四层次:刀。以艾可的遭遇,引出与徐龙飞相关的人物经历,进而揭示大时代的开放风气,让我YY代入。
总之,“倚刀春梦”的标题,就注定了此书的两面性,既有绮丽的艳情,也有尖锐的剖析。倚刀,倚的是夜鸣刀,和携它闯荡的江湖。春梦,这番奇遇,确像是场春日里少女心的幻梦。

我本意要YY,你却别出心裁。

倚刀,倚的也是大司马先生犀利的笔锋,悠悠然裁剪拼贴出一幅具有俗世人情味儿的武林画卷,并在看似轻薄如梦的描写中,探讨着实则深刻严肃的性别话题。

YY完毕,我发现了大司马先生的厉害之处。几乎没有读过他的书,不知道其他书的情况,但至少在这一本不起眼的中短篇里,我看到了许多深下笔力的内容,而不仅是流于重口味或标新立异的文字表象。他超前的创作观念,如我这般的凡夫俗子,要想领悟完全,还需假以年月咯。

其实本人大司马就看过两本《倚刀春梦》是其中之一,谈个人对他的评价-2.jpg

均分:84.75
评语:

推崇而不盲从,有赞扬也有不认同。评论角度刁钻,看问题深刻,从未看过大司马先生的作品的我,看完此篇评论也打算看上一看。好文!
武侠小说向来都有读者角色代入之功能,但大司马这部小说因题材视角的超前性、特殊性,读者角色代入确实需要莫大的勇气——而这个“读者”却又是男生止步,非女生莫属的。本文作者即为女生,那么立论或切入点,直白的YY代入也是合情合理。行文紧扣小说名称和人物展开论述,文章视角独特,言人所为未言,文笔活波。是一篇很好的读后随感研读文字。但只以小说单一人物入笔作谈,难免缺乏对全书情节结构和人物关系网的整体把控,还嫌不够深入,但既为初探似不必苛求。
《倚刀春梦》是一部怎么样的小说呢?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从我个人来说,我很没有法子说这是一部好的作品。本文层层深入,探究出了小说的四个象征层次的价值符号,为读者重新审视该书提供了一个范式。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看过古龙武侠中最满意的一个版本武侠电视剧,黄日华版《萧十一郎》简评

    看过古龙武侠中最满意的一个版本武侠电视剧

  • 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邪派武侠宗师,说说大魔头乔北溟形象的遗憾

    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邪派武

  • 80年代后期拍了好几部梁羽生武侠影视,其中包括84版的《云海玉弓缘》算是迄今为止最符 ...

    80年代后期拍了好几部梁羽生武侠影视,其中

  • 古剑魂只会如来神掌不会别的神功,欧敬豪是全剧唯一同时会如来神掌还有天残神功的人

    古剑魂只会如来神掌不会别的神功,欧敬豪是

  • 读到柳堆烟的试析《冰川天女传》唐经天形象塑造的憾处十分佩服,说说我的感想和回应

    读到柳堆烟的试析《冰川天女传》唐经天形象

  • 评说古龙武侠小说人物,铁中棠是古龙小说中最伟大的两个侠者之一

    评说古龙武侠小说人物,铁中棠是古龙小说中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